讓孩子乞討三天


  2004年末,我到美國講學,閑來無事,和美國馬里蘭州的朋友傑克一起去接他上幼兒園的兒子,發現他兒子面黃肌瘦,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。這讓我大吃一驚:傑克在美國屬於中產階層,怎麼孩子會面有菜色?


  「我在幼兒園裡做『乞丐』,」孩子神氣地說,「因為我足夠幸運。」「是啊,他正在做『乞丐』,」傑克笑著說,「這可是抽籤抽出來的。」


  「做乞丐?」我懷疑自己聽錯了,「孩子上的這是什麼幼兒園啊?」


  傑克開著車,笑著向我講述了事情的原委。原來,幼兒園裡正在搞一個為期3天的「要飯」課,旨在讓孩子們學會珍惜糧食,同情窮人。整個幼兒園裡,只有少數幾個孩子擔任慈善機構的工作人員,其他的孩子都要去扮演窮人、乞丐和流浪漢,他們在這3天里得到的食物非常少,而且都很粗糙,這些孩子第一次嘗到了挨餓的滋味,老師還在旁邊進行解說:直到現在,美國還有100萬無家可歸者,而在全世界,還有2億人靠乞討為生。


  「那些人很可憐,」傑克的兒子說,「我能夠體會到他們的感受。」


  「好兒子,」傑克輕輕地拍了拍兒子的頭,「這次『憶苦飯』看來沒白吃。」


  雖然我覺得這種憶苦思甜對孩子來說是必要的,但還是感到殘酷了些:要知道,他們畢竟還是孩子,正是需要營養、長身體的時候,憶苦思甜,什麼時候都可以進行,耽誤了孩子長身體,卻是一輩子的大事。


  然而,傑克卻認為,3天的飢餓,不會給孩子帶來什麼損害,而一次這樣的憶苦教育,卻會讓孩子得益終生,同時也會對世界的整體形式,完成自己的理解。


  例如,傑克的兒子還曾經參加過一個「體驗飢餓」的活動。在這個活動中,大家首先進行抽籤,抽到的簽上面寫著「15」這個數字,那麼就意味著,他可以成為佔世界15%的富人,吃的飯菜非常豐盛,還有專人服務。如果上面寫著「25」,則意味著他是世界總人口中25%的「溫飽型」,即可以吃到分量尚足的米飯、少量魚和豆子。要是抽到「60」,那麼他就代表佔世界人口60%的「窮人」,只能吃少許沒有放油的土豆,而且還得耐心地排隊等候領取屬於自家的那一份。參加完這個活動,傑克的兒子再也不在餐桌上挑三撿四了。而且,對自己的零食,也分外愛惜起來,能節省下來的就盡量節省下來,說是要留給那些還在挨餓的窮人們。原先他可不是這樣的,無論什麼樣的零食,幾乎都是吃一半扔一半。


  「這是與眾不同的飢餓療法,」傑克轉著方向盤,把車倒進車庫,「要讓孩子明白,生活不像他想像的那樣簡單。」


  「小孩子的世界,本來就是簡單的。」我對傑克的說法不敢苟同,「人為地複雜化,會不會帶來難以解決的問題?」


  「當然不會。」傑克下了車,邀請我到家裡做客,「今天是我兒子的生日。」


  美國人對孩子的生日是非常重視的,通常會請孩子的小朋友和親朋好友在一起聚聚,準備美味可口的蛋糕和各種餐點,可是,我今天看到的情形卻完全不同。餐台上擺著一個大紙板,紙板上寫著「過個爺爺那個時代的生日」。餐台上的食物,顯得簡單而粗糙,飲料竟然也是最便宜的。


  傑克的爸爸坐在餐台旁,滿臉笑容地看著自己的孫子。


  他很開心,孫子竟然接受他的建議,按他那個年代的做法,過一個簡單而熱鬧的生日。節省下來的錢,自然納入了孫子的「小金庫」,不過,與他那個年代不同的是,他的孫子把「小金庫」里的錢,全部都捐給了去年海嘯中的災民們了。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3 日
分類: 品德教育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