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童 教育忽視了成長?


  近日,湖南16歲少年馮昊考上了湖南大學的研究生,「神童」教育又成為社會關注的問題。關於「神童」,各種各樣的成功版本被家長關心著。中國科大的「少年班」,北京八中的超常班,甚至有的幼兒園就開設了超常教育實驗班。昨天,記者採訪了「神童」馮昊和一些曾為「神童」的大學生們,了解到他們不一樣的成長經歷……    
    光環背後 身負巨大壓力


    從1978年到現在,中國科大少年班舉辦了26屆。據統計,在已畢業的少年班的學生中,有70%至80%的學生考取了國內外研究生,另有三分之一拿到博士學位。其中,像知名的微軟全球副總裁張亞勤就出自科大少年班。    在強烈的社會關注下,神童群體被罩上了一層巨大的光環。這種光環對於這些未成年的孩子們影響巨大。中國科大第一屆少年班學生寧鉑曾經對老師表示,造成他發展不利的因素有兩條,一是媒體的宣傳,二是他選錯了專業。他說,如果他當時學圍棋或中醫,都會比現在有成就。    


    「其實,真正『成功』的神童並不多,大多數『小神童』最後也就和普通的大學生一樣。」一位曾經是少年班的學生表示。但是,由於光環的作用,「神童」們身負巨大的壓力。    


    集中教育 利弊需要權衡


    從事「神童」教育的老師們並不認同「神童教育」一詞。


    他們表示,給超常孩子提供超常教育,就像給智障的孩子提供適應他們的教育一樣,只是一個適合與不適合的問題。「我們所做的,就是給這部分孩子提供滿足他們需要的東西,我們的宗旨是培養一個身心健康的兒童,而不是什麼科學家。」專門研究超常兒童的中科院心理所創造力課題組劉正奎博士說。    


    開設專門的超常班,對超常孩子集中教育,現在已成為許多城市對於超常兒童的一種教學嘗試。據了解,全國已先後有70多所中小學開辦超常教育實驗班,如北京八中、人大附中、天津耀華中學、江蘇省天一中學、蘇州中學、東北育才學校等。    


    「集中教育,除了提供他們適合的東西,還可以給他們一個穩定的群體,把他們和經歷、心智相似的一些人一起培養,這更利於他們的成長。」劉正奎博士說。


    但是,集中教育同時也有不可避免的一些問題。一位曾經是科大少年班的學生表示,他不太贊成少年精英集中培養。這樣的一個群體,肯定有他們共同的一些弱點。如果讓他們早點分散去各自的位置,應該會更利於他們成長。集中起來后,容易使這樣一個群體跟其他學生交往不很融洽。    


    成長曆程 享受童年快樂


    而相對於參加超常班的孩子,更多「神童」並沒有機會獲得這樣的教育。事實上,很多「神童」不斷轉學,和比他大好幾歲的孩子一起生活。有的「小神童」從小被家長特殊教育,小小年齡面臨著過大的壓力。    


    「畢竟比同齡人來說,少了兩三年的經歷,有很多動畫片我都沒有看過,很多的話題我和同學們聊不到一塊。成長可能是有一種缺憾。」一位「小神童」說。


    「神童」成才的案例引起了太多家長的關注,但在關注神童「成功」的同時,對於他們的成長並不應該忽視。劉正奎博士說,給他們合適的教育,同時也應該給他們正常的交往空間,給他們應有的童年和快樂。「對於孩子來說,成功不是最重要的,健康地成長才最為關鍵。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3 日
分類: 學習心理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