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加索為孩子擎起一片藍天


  西班牙畫家畢加索對20世紀的藝術史無疑有著濃墨重彩的一筆,對畢加索人們總喜歡稱他為,人類藝術史上罕見的天才,然而人們卻不知道在天才背後發生的故事。


    畢加索很有藝術天賦,5歲時所做的剪紙就已惟妙惟肖,創作的《手握大棒的赫克勒斯》繪畫作品令人叫絕。畢加索被當地人稱為天才。


    然而,被視為天才的畢加索卻不適應學校的學習生活,上課對於他來講就是一種煎熬,他聽課時總是不能集中注意力,思想總是在稀奇古怪的幻想天地里遨遊。上了兩年學,還沒學會簡單的算術,更談不上讀書了。畢加索後來回顧道:「一加一等於二,二加一等於幾?我腦子裡根本就沒去想。切莫認為我未作努力,我當時也拚命想集中自己的注意力,可就是辦不到。」一到下課時,同學們就跑到獃獃發怔的畢加索麵前,逗弄他:「畢加索,二加一等於幾?老師則認為這孩子智力低下,無法施教,老師經常跑到畢加索父母面前,繪聲繪色描繪畢加索的「痴獃」癥狀,為這事畢加索的母親又羞又惱,覺得無臉見人。


    左鄰右舍也一返常態,不再為他的繪畫天賦叫絕,而是說:「瞧那獃頭獃腦的樣,只會畫幾幅畫有什麼用,他的父親不也是一個小畫家嗎?不是和我們一樣窮嗎?」


    當時,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:畢加索是一個傻瓜。面對來自方方面面的譏嘲與蔑視,畢加索的父親仍然堅持自己的意見:畢加索讀書不行,繪畫是極有天賦的。這不只源自舔犢之情,還在於他對孩子的真正理解和賞識。


    為了掩飾自己學習上的落後,畢加索總是毫不費力地繪出才華橫溢的圖畫,企圖由此來躲避他學習上的無能。可是不論怎樣,嘲諷卻愈來愈猛烈,小畢加索脆弱的心靈蒙上了陰影,他變得不愛說話了。


    為了撫慰孩子受傷的心靈,關鍵時刻,是父親為他擎起一片藍天。父親每天堅持送孩子去上學,一到教室父親便把畫筆和用作模特的死鴿放在課桌上。既然孩子讀書不行,就不要勉強他,更不能由此扼殺孩子的繪畫天賦。


    這段時間,父親成了兒子強有力的心理依靠,似乎離開了父親,畢加索根本沒有勇氣去面對生活。以至每天上學,必須得到父親會來接他回家的承諾后,畢加索才會鬆開父親那溫暖的手。


    有了父親的支持,畢加索每天都沉浸在想象的天地里,雖然功課不好,但他卻在繪畫的天地里找到了快樂。作為壞學生,在學校關禁閉已成了畢加索的家常便飯,禁閉室里只有板凳和空空的牆壁,可是畢加索卻很高興。因為他可以帶上一疊紙,在那裡自由地繪畫。畢加索的父親從不因此而責罵他,他堅信:天生兒了必有用。


    賞識自己的孩子,不是容忍孩子一錯再錯的缺點,也不是盲目地溺愛,如果孩子有著幾乎與生俱來的弱點,而我們又一味不顧實際情況,恨鐵不成鋼,以惡言惡語、冷嘲熱諷對待孩子,這會給孩子心靈造成難以癒合的創傷。畢加索的父親在關鍵時刻拯救了孩子,我們做父母的也應該儘可能地揚孩子所長,避孩子所短,使孩子身心得到健康的發展。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9 日
分類: 藝術人生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