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快樂指點成長的方向


  《小白故事》系列推介


  童年的每一天都朝一個方向走去,這個方向稱之為長大。在寶貝成長的過程中,我們可能缺乏一種智慧和從容,去理會他們的幼稚、懵懂、尷尬,欣賞他們的天真、淘氣和詩意,缺乏一塊指引成長方向的路牌,用令人吃驚、感慨的句子和語氣向他們詮釋一些道理……


  《小白》來了,帶給我們智慧,帶給我們從容,並為我們豎起了一塊目標明確的路牌……將孩子的興趣轉到讀書中去 給調皮女孩看的書


  梅子涵老師看《小白故事》


  快樂的箭頭


  小白是一隻小兔子。
 
    不過我們看到了,他其實是一個小孩。所以這一隻小兔子的系列故事,也就標標準準的是一個小孩的故事。小孩的故事總是日常和簡單,吃飯是故事,睡覺是故事,高興是故事,生氣是故事,走路是故事,摔跤是故事,想念媽媽是故事,乘火車在過道里走來走去是故事,「拉拉拉」唱一支歌是故事,把尿尿在了褲子上而且尿在了床上也是故事……


  小白尿在褲子上、尿在床上的時候,媽媽只是說:「哦!發生『意外事故』 了。」爸爸更是輕鬆和有見識:「別難過,親愛的,每個人都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的。我,媽媽,爺爺,奶奶,我們都有過。」第二天在學校里,康坦睡午覺的時候也尿床了。小白安慰他說:「別擔心,納塔莉老師以前也尿過床的。」納塔莉說:「是的,老師小的時候也尿床。康坦先換衣服,然後我們一起做遊戲。」


  於是,在小白的故事裡,我們就看見了大白們的智慧和從容,看見了他們都特別理會童年的幼稚、懵懂、尷尬,懂得欣賞那珍貴的天真、淘氣和詩意。他們當然知道童年的每一天都是朝一個方向走去,這個方向稱之為長大,所以他們也不會放棄了來做些安排,讓有些道理猶如道上的路牌,有個箭頭,起到指示,可是他們非常懂得方式,適合的句子和語氣讓我們吃驚和感慨,簡直成為了審美!我們說不定就都紛紛懊悔了,當我們的小白都還年幼的時候,我們怎麼就沒有機會閱讀到這樣的故事和書籍,使我們在參與他們的故事時,沒有這新鮮的靈感,把路牌的方向指給他們看時一點兒不幽默,要不然,成長的感覺和回味的心情一定都有更多的樂意,人格里看見的燦爛也肯定更多!


 
    這樣的書我們都覺得是給孩子去翻弄去閱讀的,可其實它們恰好都是特別值得成年人去閱讀去體會的。有孩子的成年人和自己的小白在一起。書可以拿在孩子的手裡,也可以拿在大人的手裡。
 
    大聲地讀或者輕聲地講都可以。孩子在小白的故事裡有自己的愉快自己的感想,成年人有自己的歡喜和觸動,不期而至的靈感自然地就成為了明天的智慧和從容,在小白的明天的故事裡,後來每一天的故事裡,同樣還是你去參加,輕鬆和有趣的程度怎麼還會一樣?很多年以後,小白的回味和你的記憶,也都是陽光很燦爛,心情很燦爛。


  我漸漸地有些明白,對於一個人來說,很多的小事情,很多的大事情,其實到後來,想要的,都是那留下來的燦爛。有了,就非常好了。


  這些書都是我女兒翻譯的。我看著她的譯稿,快樂又感動。她把這些法語寫的故事用中國話講給了我們聽,講給了中國的很多很小的孩子們,也講給了很多的有著很小的孩子的大人們。她的法語成績很優秀。她很快就要去法國學習新的課程,爭取更高的學位。我很驚訝我的孩子這麼快就長大了。我也一直慚愧和責備自己不是一個智慧和從容的爸爸,無比關切她的童年卻那麼缺乏靈感缺乏方式缺乏很多很多的耐心,結果使她的童年沒有很多很多的快樂,我一直想對我家的小兔子說:「原諒我!」。


  我相信,因為我的推薦,很多孩子就正好能得到他們所要的快樂了。那麼他們就能留下多一些的燦爛。那麼就非常好!


  「媽媽,她為什麼低頭呀?」女兒手裡拿著小白的貼紙,正在一張一張地貼在床頭,貼完后自顧自地欣賞著,突然冒出來一個問題。「我也不知道,我們一起看看故事裡是怎麼說的吧?」「好呀」女兒高興地說。


  3歲的孩子是從故事的附加貼紙開始對這本書上產生興趣的。不知這本書的法文版是否也有這樣的設計,用故事以外的設計來吸引孩子的注意,也算是對小年齡的孩子閱讀的一種引領吧。


  「這小兔子怎麼了?」女兒指著《小白生氣了》封面上正在踢小汽車的「小白」接著問媽媽。


  「怎麼了?」媽媽假裝糊塗地反問。


「她怎麼踢小汽車呀?」


  「是呀,為什麼呀?踢小汽車可以嗎?」


  「不可以,我們給它蓋上,她就沒法踢了。」女兒拿著還沒來得及貼到床頭的一張貼紙貼在小汽車上。 


  「她是不是生氣了呀?」女兒接著問。


  「可能是吧」媽媽還是沒給一個答案。


  「她因為什麼生氣呀,是不是找不到她媽媽了呀?」說著,就開始向後翻書,翻到有一頁上,有小白和另外一隻大兔子在一起的畫面時,停了下來,「沒有呀,她媽媽不是在嗎?」


  ……


  循著孩子的猜想,我們就可以藉由孩子對畫面的解讀來還原故事的內容。我最喜歡的小白系列中的這一本《小白生氣了》:小孩子沒玩夠,不想回家,即使萬般無奈跟媽媽回去,心裡也是老大的不高興,總是在找茬兒,媽媽要牽著手過馬路,她不要;爸爸說,「你要不要洗澡呀?」她也不要。總之,就是氣兒不順。不過小孩總還是小孩,爸爸的一個失誤,讓小白的氣兒一下全消了,真正是「破涕為笑」。這一場景著實是三四歲孩子的寫真,情緒變化快,注意力很容易轉移,不高興的事從不過夜。


  這一套「小白系列」所展現的孩子情緒變化,非常好地契合了兒童自我意識發展后所產生的一些情緒問題。孩子不再對父母的話言聽計從,也不再一味地說「好」。孩子的第一反抗期也就在這一時期開始出現了,他們的口頭語變成了「不」、「不行」、「不好」,似乎永遠都在和爸爸、媽媽作對。爸爸、媽媽對著這個年齡的小孩能做的不是對抗,而是適時地「冷處理」,給孩子一個「反應時」,讓他學會慢慢平復自己生氣的情緒,讓他學會自己給自己「消氣兒」,爸爸、媽媽要學會等待,學會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,學會判斷何時可以「不理」他,何時出手幫助他調整情緒。


  其實,另外幾本也是從不同角度反映了孩子這一階段的情感體驗,孩子上幼兒園的體驗,孩子生病的經歷,孩子在媽媽出差時想媽媽的體驗,甚至包括孩子尿床的體驗,全都可以在「小白系列」中找到。細細地翻看一本本的「小白」,讓我們從中感受書作者想要傳遞給我們的育兒經:孩子永遠都是對的,我們要試著了解我們的孩子。這種說法雖然有些極端,但其所要表達的無非是,我們要對自己的孩子多一些了解,多想想他們行事的原因,我們認為孩子做錯時,我們先想想是不是了解孩子的心思,是不是我們可能錯怪了孩子。


  除了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,我們還能做什麼呢?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6 日
分類: 早期教育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