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子峽:做主編的另類媽咪


朱子峽:做主編的另類媽咪



    mom-baby網記者(以下簡稱MB):你是一個5歲女孩的媽媽,但我在你身上,總找不到一點做母親的影子,為什麼?


    子峽:我不喜歡做母親,我也不喜歡別人把母親的概念強加在我的身上。我從來不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得真像個母親的樣子。


    MB:那麼,和你女兒在一起時,你怎麼做?


    子峽:隨心所欲。我實在不喜歡過多地賦予我做母親的角色。平時我一個人生活,我女兒在幼兒園上整托,每周五晚上,我把她接回來,周一早上再把她送去。在家裡,我覺得我們更像是個伴。我做我的,她玩她的,我很少管她的事,就拿吃飯來說,她想吃就吃,不想吃就算。我的生活原則是隨心所欲,我希望她也一樣。我一方面讓她獨立,一方面培養她學會享受,比如吃的,到了超市,她可以隨便挑,還有音樂,在晚上,我有時會把屋裡的燈都關掉,打開音箱,讓優美的音樂飄出來,充滿整個空間,我會躺在地毯上或沙發上靜靜地聽,每每此時,她也顯得異常興奮,也會閉上眼睛,靜靜地聽著。


    MB:人們總是把母愛和奉獻等同起來,認為做了母親就一定得對子女無所保留地奉獻一切,你怎麼看?


    子峽:我不認為這樣。我發現,現在許多母親為了孩子什麼苦都能吃,比如平時上班,到了周末還帶著孩子學琴學英語等,認為做母親就應該這樣,母愛很偉大。我不行,我吃不了這樣的苦,我不想在孩子面前扮演這種母親的角色,我認為既沒有意義,也沒有必要。我不想活得壓力重重,我想活得輕鬆一點,也想讓孩子活得輕鬆一點。所以直到現在,我還沒有讓她學鋼琴、英語等,我甚至從來不給她講故事,我沒這個耐心。這種事情應該讓學校去承擔。


    不喜歡節省


    MB:生活中,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


    子峽:我不喜歡幹家務活,平時總是找「小時工」幫我。我主張女人只要有條件最好別做家務活,除非自己喜歡做,我總覺得女人應該是享受型的。我在生活中極隨意,有點大大咧咧的感覺。我認為做女人不要太計較,應該大方一點,隨意一點,我對「小時工」,也常常多給她們錢,我覺得多給一點她能很高興也挺好。我去買菜時,我從來不討價還價,我認為不值,一個女人太計較,心態會變。我經常瞎花錢,我從來不計算著花,我不喜歡節省,我總覺得我要是實在沒錢了,多寫幾篇稿件不就有了。但我從來不刻意為錢去寫文章。我很少答應別人的約稿,我不想給自己造成負擔和壓力。我覺得我現有的工資和稿費足夠我和孩子每個月的開銷,這就行了。


    MB:你怎麼看穿衣打扮?


    子峽:我穿衣很隨意,我常常穿一件弔帶背心,再配上一條休閑褲就上班了,我在新華社的刊物做執行主編時也是如此。「你能不能打扮得淑女一點?」曾經有一傢伙這麼問我?我問他是你的眼睛受不了還是你所受的教育受不了?照樣,我行我素。我的打扮粗看很隨意,其實我很講究。我很注意樣式、顏色、質地的搭配。我穿職業裝很好看,但我很少穿,我覺得穿上職業裝得要配上高跟鞋,太受束縛,何苦著呢?何必為了別人眼睛舒服一點讓自己受罪呢?我覺得現在女人的打扮已經突破了男人的審美標準,我幹嘛要為男人的審美眼光而活著,我就是我,我想怎麼著就怎麼著,只要自己喜歡就行。我不會為了男人的眼光和他們的審美要求來打扮自己。有許多女人拉雙眼皮、墊鼻樑、隆胸等,我覺得不值,我主要是覺得男人不值得女人受這個罪。我認為做女人先要做給自己看,其次才是做給別人看。


    不要太現實


    MB:你在生活中有煩惱嗎?


    子峽:當然,我的生活並不是一帆風順的。尤其是我工作后,有幾個上司對我很壞,但我並不記恨他們,也不想有機會報復。人要學會忘記,不要生活在過去中。人的衰老是因為記憶太多。曾經有一個女人為她的愛人拔掉白頭髮,她說拔掉一根白髮就是拔掉一份記憶,沒有記憶就減少一份沉重。現在想起過去我沒什麽感覺,有機會再見面還可以友好地請他們吃頓飯。


    MB:你是怎樣調解自己心態的?


    子峽:女人要學會享受生活,不要總想痛苦和煩惱,報怨、感嘆是沒用的。女人不要太好強,要學會心疼自己,真心地、全心地、長久地心疼你的只有你自己。女人不要霸道,霸道的女人心態不好。要無所畏。對生活中的瑣事不要太挑剔、太在意。有時受點委屈,被人欺負也沒關係,不必去爭個你死我活。生活其實很美,美麗在於發現,美是無處不在的。不要把自己搞的像個匆忙的過客,每天都跋涉在旅途中。女人不要太現實,生活在夢中不要醒來。女人要充滿詩意,像水一樣浪漫柔情。我現在的心態很寧靜,這是因為我經歷了很多。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9 日
分類: 藝術人生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