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孩子撿破爛


    星期六下午,門鈴響,我跑去開門,映入眼帘的是同事史蒂文和他兒子布魯斯,有些相似的臉—這是事先約好的,史蒂文特意帶布魯斯來參觀我這個中國人的房間。「嗨,布魯斯你好。」我想和布魯斯握手,沒想到他靦腆地咧嘴笑了笑,就跑進了廚房,從廚房出來才伸出手:「密斯林,對不起,剛才我的手上有泥巴。」


  鬆開手,我對布魯斯說:「你不是想看看我的房間嗎?隨便參觀吧。」布魯斯眼睛一亮,蹦蹦跳跳跑開了。


  「爸爸,我撿到2便士!」過了一會兒,布魯斯舉著一枚硬幣跑過來。史蒂文問:「是不是密斯林的?」我搖了搖頭。史蒂文讓布魯斯去問是不是這公寓里其他人丟的。走廊里傳來輕輕的叩門聲。好一陣,布魯斯才跑回來:「爸爸,他們都說沒丟。」史蒂文拍了拍他的頭:「這2便士歸你了。」


  布魯斯的好奇心得到滿足,我送他們去停車場。布魯斯在前面跑,猛然停下腳步,彎腰撿起一支沾了泥土的圓珠筆:「爸爸,筆還能寫出來。」我看了連忙說:「快把它扔了,這很臟!」布魯斯咕嘟著:「還能用嘛。」我側頭看史蒂文一眼,他倒是一種坦然的表情。布魯斯又撿到一本不知誰扔的本子,不停地刮上面的泥土,難怪布魯斯的小手總是髒兮兮的。也許看到我訝異的表情,史蒂文對我說:「布魯斯撿破爛已經兩年了,是我教他撿的。」


  我很吃驚,不過當時並沒有表現出來。


  過了段時間,我到史蒂文家去做客。


  獨門獨戶三層樓房的牆壁上爬滿了青綠的枝條,燦白豪華的跑車震撼了我,那是他妻子的豪華車。寬敞的起居室,八九個房間。布魯斯一臉自豪地帶我參觀他的寶庫。一樓靠近花園的房間打開時,一股藥水味迎面撲來,我呆了:裡面全是可稱之為垃圾的破爛!


  布魯斯跑過去,拿起一本冊子,翻開給我看:粘粘的舊郵票,錫紙什麼的。還掏出一個跳棋盤,攤開給我看,指著用透明膠粘住的裂痕自豪地說:「我和爸爸一起粘的呢。」


  接著又翻出一疊舊本子和舊書,一邊整理一邊解說:「這些舊本子還可以用,我和爸爸按大小把它們分別作了裝訂。然後指著旁邊的書說,這些書是我看過的舊書,那幾本書是撿來的。看,這是我最喜歡的《木偶奇遇記》,還有圖呢。」


  史蒂文見我一臉迷惑的表情,帶我和布魯斯上了車。到了郵局,史蒂文從車裡捧出一個麻布袋進行整理,除了布魯斯向我展示的那些舊物,還有幾本裝訂大小不一的練習薄;長短不一的鉛筆鋼筆圓珠筆,還有零零碎碎的玩具。他開始寫郵箱地址:蒲隆地……那是中非的一個小國家。他邊寫邊解釋:「我們從網上聯繫的,撿來的東西整理好寄給他們。」「5.99鎊」布魯斯從包里掏出一個儲蓄罐,數出硬幣遞給工作人員。史蒂文對我說:「那些錢都是他撿的,布魯斯從不浪費。小時候,我爸就帶我撿東西,他常說浪費是不應該的,節約是一種美德,幫助他人也是一種美德。」他指了指布魯斯,向我擠擠眼,悄聲說:「小傢伙非常有成就感,能幫人了呢。」


  我想起了自己的孩子畫畫時,紙稍稍沾了一些污跡就扔掉,不喜歡的筆扔掉再買;食物往往是吃一半扔一半……我不由得陷入沉思:節約與慈善之舉原來不僅僅是一個行為,而是一個習慣培養與思想鑄造的過程。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2 日
分類: 中外對比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