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幸福的一天


    伊麗莎白老師說:「明天放寒假了。我想,你們寒假的每一天都會很幸福。展覽等著你們去看,博物館等著你們去參觀。不過,總有一天是最幸福的。我相信這一點!所以你們就以『我最幸福的一天』為題寫一篇寒假作文。寫得最好的我要在全班念!」


    我發現伊麗莎白教師總喜歡讓我們寫「最」什麼的,如「我最好的朋友」「我最喜歡的一本書」「我最幸福的一天」。
 
    可是在新年的除夕夜,爸爸和媽媽吵架了。我不知是什麼原因,因為除夕夜他倆去熟人家了,深夜才回來。第二天早上我看見他倆像陌生人一樣,互不理睬。這樣最糟糕!要是說說話,吵一架,然後又和解還好些。要不然就出去走走,特別小聲地談談,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。但是在這種時候,我總能感覺到發生什麼事了……
 
    媽媽爸爸吵架,我總是很難過,雖然這些日子裡我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。例如,當我不想去參加新年晚會時,爸爸就立刻提議我去天文館,媽媽則說她很樂意陪我去滑冰。


    爸爸媽媽都想做出一副他們吵架與我無關的樣子。其實,他們吵架與我有關,而且關係很大。


    伊麗莎白老師相信我們寒假的每一天都會幸福,但是已經過去五天了,我還沒見到幸福的影子。「要是他們習慣了互不理睬,那以後……」想到這兒,我突然感到害怕。我下定決心要讓媽媽跟爸爸和解!必須立刻採取行動。可是怎麼行動呢?


    我在什麼地方讀到過,也許是在廣播里聽說過,歡樂和痛苦能把人們融為一體。


    當然,要讓人高興,要讓人感到幸福比破壞一個人的情緒要困難得多。但我還是決定從歡樂著手。


    要是我們還在上學就好了,那我就做一件平時不可能辦到的事:幾何得個4分!數學老師說我沒有學數學的才能,甚至還給爸爸寫信談過此事。要是我突然得到4分回家,媽媽爸爸會高興得吻我,他們也會接吻。但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現在正是假期。於是我決定打掃房間。可是我父母晚上回來后,根本沒注意到地板是乾乾淨淨的,反而馬上就發現我把身上弄得很臟。  


    「我做清潔了!」我急忙說。


    「不錯,能幫媽媽做事了。」爸爸說,並不看媽媽;而媽媽只是吻吻我,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頭。


    第二天早上,我七點鐘就起床了,接著打開收音機做廣播體操。以前我從沒這樣做過。


    「你爸爸很高興你這樣做。」媽媽說,也不看爸爸。爸爸摸了摸我的頭。我差點兒哭了。


    不行,歡樂沒法使他們融洽,我只有藉助痛苦了。


    最好是生病。我準備一個假期都躺在床上,服各種各樣的葯,只要我的雙親能重歸於好。可遺憾的是世界上還有體溫表和醫生。


    只剩下離家出走這一條路了。就在那天晚上,我說:「我要去傑克家,有要事!」  
傑克是我的好朋友。


    「要去很久嗎?」爸爸問。


    「不,最多20來分鐘!」我回答,並莊重地吻了爸爸,然後又同樣吻了吻媽媽,就像我要奔赴戰場或者要去北極探險一樣。爸爸和媽媽對視了一眼。他們還沒感到痛苦,但已經有點擔心了。我來到傑克家。我朋友喜歡打聽一切秘密,一聽到我離家出走,高興極了。


    「每隔五分鐘你就給我父母打一次電話,」我吩咐他,「就說你,正在焦急地等我,我還沒來,明白嗎?一直要打到他們急得快發瘋了為止。」


    「幹嗎這樣做?」


    但是這樣的事我能說嗎?傑克開始打電話了,一會兒是媽媽接,一會兒是爸爸接。傑克打了五次電話之後,媽媽和爸爸兩人都守在電話機旁了。


    「他還沒來嗎?」媽媽問,「不可能,顯然出事了!」


    我很可憐媽媽和爸爸,尤其是媽媽。做父親的一般要冷靜些。可媽媽……我是在挽救我們的家啊!應該去掉憐憫!


    這時媽媽又打電話來了。


    「她說什麼?」我迫不及待地問。


    「我們都快瘋了!」』傑克高興地回答。


    「她說『我們都快瘋了』嗎?她是說『我們』嗎?你沒昕錯吧?」


    「當然!」


    我急忙跑回家!我用自己的鑰匙悄悄地開門,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。


    媽媽和爸爸坐在電話機旁,臉色蒼白,互相盯著對方的眼睛……他們正在一起經受痛苦呢。這太好了!突然他們看見我,跳起來抱住我,吻我,然後他們又互相擁抱、接吻。


    這就是我假期中最幸福的一天。第二天我坐下來寫作文。我寫道:我最幸福的一天就是去參觀特列嘉柯夫美術館。我可不能寫我媽和我爸的事……

Author: admin on 2013 年 04 月 23 日
分類: 歐洲卷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